<var id="5df55"><pre id="5df55"></pre></var>
<var id="5df55"></var>
    <mark id="5df55"></mark>
    <mark id="5df55"></mark>
    <cite id="5df55"></cite>
      <mark id="5df55"><video id="5df55"><dfn id="5df55"></dfn></video></mark>

          <mark id="5df55"><video id="5df55"></video></mark>

          大宅門(mén) 這事兒不賴(lài)我-曹云金劉云天這事兒不賴(lài)我-大宅門(mén) 這事兒不賴(lài)我-曹云金劉云天這事兒不賴(lài)我

          2024-05-22 15:38:41      點(diǎn)擊:
          大宅門(mén) 這事兒不賴(lài)我?曹云金劉云天這事兒不賴(lài)我

           。ㄎ呢w小冊)

            01

            一說(shuō)“這事兒不賴(lài)我”,就想起曹云金的同名相聲,還有《大宅門(mén)》里白敬業(yè)媳婦天天說(shuō)的這句口頭禪。

            當然他們都是搞笑性質(zhì)的,大家看了都哈哈一笑。不過(guò)有的時(shí)候在日常生活中確實(shí)需要表達這樣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在《紅樓夢(mèng)》中,不管是丫鬟、婆子,還是管家的少奶奶都有碰到這種情況的時(shí)候。有時(shí)確實(shí)不是自己的問(wèn)題卻被誤訓一頓,那她們是怎么說(shuō)明自己的“委屈”呢?

            02

            在榮國府元宵家宴的時(shí)候,寶玉要出去走走,于是秋紋、麝月兩個(gè)大丫頭,還有兩個(gè)小丫頭、婆子等好幾個(gè)人跟著(zhù)。

            寶玉要小解時(shí),兩個(gè)小丫頭就先去茶房預備洗手的水。誰(shuí)知寶玉在路上碰到別人說(shuō)了兩句話(huà),到兩個(gè)小丫頭這已經(jīng)有一會(huì )兒了。

            秋紋先過(guò)去試了試盆里的水溫,嫌水涼了,就罵小丫頭說(shuō):“你越大越粗心了,哪里弄的這冷水!

            這就相當于被上司訓了,小丫頭趕緊就笑說(shuō):“姑娘瞧瞧這個(gè)天,我怕水冷,巴巴的倒的是滾水,這還冷了!

            小丫頭的意思是說(shuō),我不是不經(jīng)心,而是很注意這件事;就是我這么認真,水還是冷了。潛臺詞表達的其實(shí)是“這事兒不賴(lài)我”。

            果然秋紋聽(tīng)了就沒(méi)再說(shuō)什么,于是她們就找婆子加了些熱水。瞧,就是《紅樓夢(mèng)》里連名字都沒(méi)有提到的一個(gè)小丫頭也是伶牙俐齒、很會(huì )說(shuō)話(huà)的。

            03

            還有一次寶玉吃飯,剛剛在怡紅院鬧了一場(chǎng)的芳官干娘,看芳官給寶玉吹湯,也想進(jìn)來(lái)獻好,想幫著(zhù)吹湯。

            按照賈府的規矩,她只是寶玉屋里漿洗的人,是不能進(jìn)到內屋的。晴雯見(jiàn)了忙罵她出去,又罵小丫頭們:“瞎了心的,她不知道,你們也不說(shuō)給她!”

            又是被上司罵了,其實(shí)小丫頭們已經(jīng)說(shuō)過(guò)了,所以忙說(shuō):“我們攆她,她不出去;說(shuō)她,她又不信!

            又轉頭對芳官干娘說(shuō):“如今帶累我們受氣,你可信了?我們到的地方兒,有你到的一半,還有你一半到不去的呢。何況又跑到我們到不去的地方還不算,又去伸手動(dòng)嘴的了!币幻嬲f(shuō),一面推他出去。

            小丫頭們的意思是說(shuō),我們不是沒(méi)說(shuō)給她,是說(shuō)了她不聽(tīng)。潛臺詞也是:“這事兒不賴(lài)我們!惫磺琏┞(tīng)了,也就沒(méi)再說(shuō)什么。

            04

            還有一次襲人去看王熙鳳的時(shí)候,在路上碰到老祝媽在趕葡萄上的蜜蜂,說(shuō)這些小蟲(chóng)把好好的葡萄都弄爛了。襲人還告訴老祝媽一個(gè)很好的辦法防蜜蜂。

            兩個(gè)人在聊天的時(shí)候談到今年的葡萄,老祝媽就跟襲人說(shuō):“今年果子雖然糟蹋了些,味兒倒好,不信摘一個(gè)姑娘嘗嘗!

            襲人聽(tīng)了正色說(shuō):“這那里使得。不但沒(méi)熟吃,就是熟了,上頭還沒(méi)有供鮮,咱們倒先吃了。你是府里的老人兒了,難道連這個(gè)規矩都不懂了!

            老祝媽忙笑說(shuō):“姑娘說(shuō)得是。我見(jiàn)姑娘很喜歡,我才敢這么說(shuō),可就把規矩錯了,我可是老糊涂了!

            老祝媽的意思是說(shuō),府里的規矩我是知道的,我是看到你特別喜歡,才敢這么說(shuō)的,我是為你破個(gè)例。

            果然襲人聽(tīng)了說(shuō):“這也沒(méi)有什么。只是你們有年紀的老奶奶們,別先領(lǐng)著(zhù)頭兒這么著(zhù)就好了!

            05

            我們看不管是前面的兩個(gè)小丫頭,還是老祝媽?zhuān)己軙?huì )說(shuō)話(huà),很會(huì )為自己說(shuō)明情況。王熙鳳也碰到過(guò)這樣的事兒,她的口才就更了了。

            邢夫人在大觀(guān)園撿到了繡春囊,懷疑是王熙鳳的,以為逮到了把柄,就把繡春囊封給王夫人。

            在古代繡春囊可是了事兒,而且竟然在女孩兒們居住的大觀(guān)園被發(fā)現,這可是涉及到賈府名聲名譽(yù)的大事,于是王夫人怒氣沖沖地找王熙鳳來(lái)質(zhì)問(wèn)。

            王夫人覺(jué)得這肯定是賈璉從外頭弄來(lái)的,王熙鳳不小心把它落在大觀(guān)園的山石上了。王熙鳳聽(tīng)說(shuō),又急又愧,登時(shí)紫漲了臉皮,依炕沿雙膝跪下,含淚跟王夫人說(shuō)道:

            “太太說(shuō)的當然有道理,我也不敢辯我沒(méi)有這樣的東西。但還請太太細細想想這個(gè)道理:

            那香袋是外頭雇工仿著(zhù)內工繡的,帶子穗子一概是市賣(mài)貨。我就是年輕不尊重些,也不要這個(gè)東西,自然都是好的,這是第一。

            第二,這東西也不是常帶著(zhù)的,我就是有,也只好在家里,怎么肯帶在身上到各處去?況且又在園里去,個(gè)個(gè)姐妹我們都肯拉拉扯扯,要是露出來(lái),不但在姐妹面前,就是奴才看見(jiàn),我有什么意思?我雖然年輕不尊重,也不至于糊涂到這個(gè)地步。

            第三,論主子里我是年輕媳婦,算起奴才來(lái),比我更年輕的又不止一個(gè)人了。況且他們也常進(jìn)園,晚上各人家去,又怎么知道不是她們身上的?

            第四,除我常在園里之外,還有大太太常帶過(guò)幾個(gè)小姨娘來(lái),像嫣紅、翠云等人,都是年輕侍妾,她們更該有這個(gè)了。還有那邊珍大嫂子,她不算年齡很大外,她也常帶過(guò)佩鳳等人來(lái),又怎么知道不是他們的?

            第五,園內丫頭這么多,保的住個(gè)個(gè)都是正經(jīng)的不成?也有年紀大些的知道了人事,或者一時(shí)半刻查問(wèn)不到偷著(zhù)出去,或借著(zhù)什么事兒跟二門(mén)上小廝兒們打牙犯嘴,外頭得了來(lái)的,也說(shuō)不定。

            如今不但我沒(méi)這事,就連平兒我也可以下保的。太太請細想!

            06

            王熙鳳這一段比剛才的幾個(gè)人更厲害對不對,條理清楚,層次分明:

            先是順著(zhù)王夫人的話(huà)說(shuō),說(shuō)王夫人的推測有道理,可是還請王夫人仔細想想,接著(zhù)說(shuō)了五條原因:

            前兩條說(shuō)明為什么不是自己的,一是從質(zhì)量來(lái)看,這個(gè)太粗糙,不會(huì )是自己的;二是自己的根本不會(huì )帶出去,尤其不會(huì )帶到大觀(guān)園去。這兩條就為自己洗清了嫌疑。

            接下來(lái)三條是作為當家人給王夫人分析這東西有可能是誰(shuí)的:一種可能是仆人里的年輕媳婦的,一種可能是賈赦賈珍的侍妾們的,一種可能是不守規矩的丫鬟的。這其實(shí)也為王夫人解決這個(gè)事情提供了一定的思路。

            王熙鳳最后說(shuō),不但不是自己的,連自己的貼身丫頭平兒也可以下保。請王夫人細想想。

            真是很完美、很有道理、很有層次的一篇話(huà)。果然王夫人聽(tīng)了覺(jué)得大近情理,就嘆口氣說(shuō):“你起來(lái)。我也知道你是大家小姐出身,怎么能輕薄至此,不過(guò)是我氣急了,拿了話(huà)激你。但如今卻怎么處?”

            又問(wèn)起王熙鳳解決問(wèn)題的辦法來(lái)。而后來(lái)的事實(shí)也證明,果然就在王熙鳳的這幾種猜測里。

            王熙鳳這一席話(huà)簡(jiǎn)直是條理清楚、堪稱(chēng)完美,不愧是“這事兒不賴(lài)我”的典型范本。

            07

            這么看下來(lái),在賈府中個(gè)個(gè)都是個(gè)人精兒,不管是小丫頭們,還是老嬤嬤們,還是管家奶奶王熙鳳,在有委屈替自己辯白的時(shí)候,都能說(shuō)的合情合理、層次分明。

            而且每個(gè)人都有每個(gè)人的風(fēng)格:小丫頭們年輕心急,說(shuō)的就比較直;老嬤嬤有了些閱歷,說(shuō)的就比較委婉;而王熙鳳的口才和能力,不愧是在金字塔的頂端,方方面面都考慮的很清楚,這席話(huà)堪稱(chēng)完美。

            我想她們做“這事兒不賴(lài)我”的代言人也是妥妥的勝任,妥妥名至實(shí)歸吧。

            來(lái)自:趙小冊(ID:zhaoxiaoc
          大宅門(mén)中槐花?大宅門(mén)關(guān)家和白家的仇

            在老太太白文氏病入膏肓的時(shí)候,她拉著(zhù)槐花的手,并把槐花的手放在白景琦的手心里,讓白景琦收了槐花丫頭當妾,并且要求白景琦不必舉行儀式了,今天晚上你們就圓房。

            在白文氏自知自己行將就木的最后時(shí)刻,她急迫地把自己身邊最老實(shí)本分的丫頭,塞到了白景琦的懷里去,白景琦顯然很震驚,因為他壓根就沒(méi)對槐花動(dòng)過(guò)什么男女心思,槐花本分又溫順的性格,從來(lái)沒(méi)吸引過(guò)白景琦的目光。

            但是眼看著(zhù)自己的母親,病骨支離,又用那么殷勤的眼神看著(zhù)他,白景琦為了不讓母親失望,尷尬又木然地就答應了白文氏的這個(gè)要求。

            而槐花本身,是沒(méi)有什么主見(jiàn)的人,她對白文氏忠心耿耿的,在老太太的身邊,她一切都是唯白文氏馬首是瞻的,面對突然要升級為姨奶奶的事情,槐花也是由著(zhù)老太太做主,低著(zhù)頭含羞地答應了。

            槐花稀里糊涂地,從一個(gè)丫頭,變成了姨奶奶,雖然白景琦比她大的都能做她的父親了,但是槐花看起來(lái)明顯是很滿(mǎn)足的,她安于做一個(gè)姨奶奶,老太太去世之后,槐花就一切以白景琦為中心,眼里心里想的都是白景琦,把他當成了自己的依靠。

            但是槐花也因此,加速走完了自己短暫的人生,槐花永遠不會(huì )知道,她被老太太算計的有多狠。

            槐花一開(kāi)始就是棋子

            還記得槐花被買(mǎi)進(jìn)白府是什么時(shí)候嗎?那是楊九紅第二次懷孕,挺著(zhù)肚子,一個(gè)人偷偷前往濟南之后。

            當時(shí),楊九紅來(lái)到京城之后,白文氏堅決反對她進(jìn)門(mén),楊九紅只好住在白景琦給她買(mǎi)的外宅里面,此時(shí)的楊九紅,雖然不被婆家承認,但是她卻是心滿(mǎn)意足的。

            她帶著(zhù)白佳莉和丫頭紅花,在這小院里,過(guò)著(zhù)本分又知足的日子,黃春和老姑奶奶白亞萍來(lái)她這院子里探望她,楊九紅感激受寵若驚地就要給黃春下跪,黃春大度寬容平易近人,連忙扶起楊九紅,說(shuō)咱們姐妹不論這套俗禮。

            楊九紅的知進(jìn)退守本分又感恩的處世方式,給黃春和老姑奶奶留下了很好的印象,在這之后的日子里,大宅門(mén)里除了白文氏和白文氏院子里的人,幾乎每個(gè)人都對楊九紅充滿(mǎn)了憐憫和同情之心。

            白景琦看到自己的一妻一妾相處得如此和睦,也很欣慰。然而自從白佳莉被白文氏奪走之后,楊九紅一直就郁郁寡歡,沒(méi)有名分不被白家承認,她都能平靜地接受,因為她也知道自己的出身,實(shí)在拿不出手。

            但是孩子也被搶走,她等于失去了最大的精神支柱,沒(méi)有辦法,撕心裂肺地哭過(guò)了以后,日子還得過(guò),但是當楊九紅懷二胎的時(shí)候,她卻再也不想待在京城了,白文氏在得知楊九紅又懷了孩子之后,對她的身體很關(guān)注,人生鹿茸等補品,大量地往楊九紅這里送。

            但是楊九紅卻感受不到喜悅,只感受到擔憂(yōu)后怕,她知道婆婆突然對她這么關(guān)心,只是因為關(guān)注她肚子里的孩子而已,楊九紅說(shuō):“這個(gè)孩子生下來(lái)了,我就算是掐死,也不會(huì )再讓人抱走了!”

            懷著(zhù)這個(gè)決心,她求白景琦讓她離開(kāi)京城,她要去濟南待產(chǎn),白景琦頂著(zhù)壓力,放走了楊九紅,白文氏大發(fā)雷霆,對楊九紅的不滿(mǎn)和厭惡又增加了一層。

            此時(shí),楊九紅離開(kāi)了白景琦身邊,白景琦身邊只有一個(gè)身體羸弱時(shí)常病痛的黃春,而槐花就在這時(shí)候被買(mǎi)進(jìn)來(lái)了。

            槐花家里窮的家徒四壁,只有一個(gè)又聾又遲鈍的母親,但這卻是一個(gè)家世清白的人家,白文氏看中的就是這點(diǎn);被ū毁I(mǎi)進(jìn)白家當丫頭,槐花的母親還對白家感恩戴德,因為在她看來(lái)白

            家是

            大財主又是遠近聞名的好人家。

            槐花的長(cháng)相也非常的清麗耐看,性格也老實(shí)本分,在白文氏看來(lái),這樣的女人,在后院里既勤懇本分,又不會(huì )興風(fēng)作浪家宅不寧。

            白文氏買(mǎi)了槐花之后,還特意指給白景琦看了,“你看我新買(mǎi)的丫頭,叫做槐花不錯吧?”白文氏用探究的口吻問(wèn)白景琦,用意不言而喻,白景琦卻只淡淡地賠笑說(shuō),不錯不錯!很明顯白景琦對槐花沒(méi)有想法。

            可見(jiàn)槐花一被買(mǎi)來(lái),就是一個(gè)制衡楊九紅的棋子而已!只是暫時(shí)放在白文氏身邊調教,調教得通情達理和她一條心的時(shí)候,就會(huì )把槐花塞給白景琦了。

            槐花只是棋子,白文氏打心底里喜歡的是香秀。

            香秀一家是逃荒來(lái)到京城郊區的,跟著(zhù)做木工活的父親來(lái)到大觀(guān)園玩的時(shí)候,偶然碰到了白文氏的絲毛狗大頂子,香秀機靈清秀的長(cháng)相,讓白文氏一看到就喜歡的想把她買(mǎi)下來(lái),給自己抱狗,整天不離開(kāi)自己。

            香秀家里也很窮,但是香秀的爹媽卻只有這一個(gè)女兒,也是眼珠子般嬌慣著(zhù)長(cháng)大的,所以香秀的性格是膽大潑辣很有自我的,她一聽(tīng)說(shuō)白文氏要買(mǎi)自己回去抱狗,像是受到了巨大的侮辱,轉身氣呼呼地就跑了,很干脆地拒絕了白文氏。

            但是香秀越是這樣,白文氏越是喜歡她,逼著(zhù)王喜光去買(mǎi),無(wú)論多少錢(qián)都舍得花!王喜光軟磨硬泡恩威并施地從香秀那老實(shí)巴交的父親手里,花了五十大洋買(mǎi)了香秀,卻告訴白文氏是花了五百大洋買(mǎi)的,一轉身王喜光就賺了四百五十大洋。

            香秀進(jìn)了白府以后,待遇與所有的丫頭都不一樣,槐花也靠了后了,所有下人之中,只有香秀能坐著(zhù)陪白文氏吃飯,也只有香秀能陪著(zhù)白文氏坐汽車(chē),除了抱狗,香秀什么也不用做?梢(jiàn)白文氏是打心底里喜歡香秀的。

            香秀和白景琦的初次見(jiàn)面,也是因為絲毛狗大頂子,香秀睥睨一切的高傲,還敢當眾訓斥白景琦,白景琦不僅沒(méi)有惱怒,反而對香秀露出了色瞇瞇的笑容,顯然,香秀已經(jīng)引起了白景琦的注意了。

            之后,香秀和白景琦在很多的場(chǎng)合都在眉來(lái)眼去的暗送秋波,相信為人精明的白文氏不會(huì )沒(méi)有察覺(jué)的,只是礙于香秀是老太太的貼身丫鬟,白景琦不好討要罷了。

            但是等到白文氏知道自己快不行了的時(shí)候,她卻沒(méi)有選擇把白景琦心悅已久的槐花指給他,反而把一直在白景琦那里沒(méi)有什么存在感的槐花指給了白景琦,真的是亂點(diǎn)鴛鴦譜。

            不是白文氏糊涂了,而是她精明地知道,香秀這樣有主見(jiàn)又刁鉆精明的丫頭,給自己解悶開(kāi)心是可以的,但是要把她放進(jìn)自家的后院里,那又不是個(gè)省油的燈。

            只有槐花最好拿捏了,她知道黃春的身子骨不好,沒(méi)有長(cháng)壽,趁自己還活著(zhù)的時(shí)候,趕緊把槐花塞給白景琦,來(lái)分楊九紅的寵。

            白文氏事事都考慮的很周到,她以為年輕漂亮的槐花,可以拴住白景琦,讓楊九紅不能那么的興風(fēng)作浪。

            然而她卻忽略了一點(diǎn),經(jīng)過(guò)這么多年的折磨打壓,楊九紅的性格大變,戰斗力爆棚,槐花這老實(shí)懦弱的性子,只能成

          親!歡迎您閱讀熱水器維修公司,專(zhuān)注于太陽(yáng)能維修、空氣能維修、熱水工程維修

          快修地域:廣州 深圳 珠海 汕頭 韶關(guān) 茂名 中山 惠州 濟南 濟寧 濰坊 臨沂 泰安 威海 南京 無(wú)錫 揚州 南通 鹽城 昆山 杭州 紹興 金華 臺州 義烏 鄭州 石家莊 滄州 沈陽(yáng) 成都 綿陽(yáng) 德陽(yáng) 武漢 十堰 宜昌 福州 泉州 合肥 包頭 南寧 柳州 桂林 西安 榆林 長(cháng)春 吉林 太原 南昌 昆明 遵義 蘭州 ? 銀川 西寧 拉薩 北京 洛陽(yáng) 南陽(yáng) 東莞 菏澤 嘉興 廊坊 長(cháng)沙 梧州 貴陽(yáng) 上海

          QQ客服
          企業(yè)官方客服QQ
          QQ客服
          企業(yè)官方客服QQ
          加盟合作微信

          | 數據統計→:

          99玉足脚交极品在线视频,夜夜夜高潮夜夜爽夜夜爰爰,国产双飞黄色片子视频,丰满人妻熟妇丰满av无码